《白色危机》:纽西兰如何解决医疗纠纷,让医师不再担心被告?

2020-06-10  阅读 762 次 作者:

台湾的全民健保制度,造就了在国际上相当傲人的医疗环境,但是,当我们随时可以享用物美价廉的医疗,却有着一些看不见的危机!二十年前的医师在尚未拿到家属同意书之前,会担心超过黄金治疗期,因此冒险抢救。现在的医师可能会想:「可没有那幺勇敢了,如果出了什幺问题,不就倒霉挨告了吗?」为了避免遇到医疗纠纷的麻烦,年轻一辈的医师也越来越不愿意走内、外、妇、儿科、急诊,而造成这五大科的人员短缺。

对国内外医疗环境、医病关係有着深入观察的门诺医院公共事务总监周恬弘,在着作《白色危机》提出了他的建议,面对医疗纠纷,或许我们可以藉由纽西兰的例子,来思考解决方法。

纽西兰的「不论过失补偿」模式

纽西兰是全世界最早建立并实施医疗伤害事故处理制度的国家。从侵权法体制转变为「不论过失补偿」(no-fault compensation)、非诉讼的模式,来处理包括医疗事故在内的伤害事故。

纽西兰政府在一九七四年开办「意外事故补偿机构」(Accident Compensation Corporation, ACC),受理民众申请工作、交通、暴力、医疗等各种意外事故所导致伤害损失的补偿。这套制度也是目前国际上涵盖面最广、全国一体适用的不论过失伤害补偿制度,财源来自政府的税收与向雇主课徵特别税。

在此制度下,因医疗措施或副作用造成的伤害,无论是否可避免,病人都可以向ACC提出申请。只要伤害与医疗诊断、决定、治疗处置(或未处置)确实有关,不论是否为医事人员的过失所造成,都能获得补偿。获补偿者约佔所有申请案的四成。如果申请未过,可以向ACC提出再议,若再议失败,还能向法院再上诉。

医疗伤害补偿的项目包括后续所需要的医疗和复健、无法工作的收入补贴、永久伤残的非经济损失补偿、死亡补偿。各补偿项目的金额都有事先订定的计算标準,相当透明。

这套制度实施之后,在纽西兰,遇到医疗伤害的病人基本上不能向医疗提供者提告,除非医疗人员所做的行为严重违法,情节重大,明显超出医疗伤害补偿的範畴。但是这种情况非常罕见,而且几乎都是因为医疗人员对病人故意做出性犯罪的事件。

纽西兰除了让医疗伤害的病人得到合理补偿之外,也非常重视运用这套制度所获得的医疗事故资料,发挥促进病人安全和提升医疗品质的正面价值。因此ACC的医疗案件处理部门成立了「病人安全小组」,主要任务是将医疗伤害事件匿名处理后,分享给学术单位和医界进行研究分析,促发医疗提供者从中学习,实施预防改善措施,以降低伤害事件的发生率。

该小组同时密切注意医疗伤害事件的趋势,若有发现异常或特殊事件,会立即提出警示让医疗院所知道。

ACC通常很少将个别的医疗伤害事件通报到医事专业团体,不过如果发现某位医疗人员造成的伤害事件特别频繁,可能威胁到病人安全时,就会通报。比如某位医师的病人发生伤害事件比例明显高于同侪,这些案件便会被通报到医师公会。

医师公会依法有权责组成专家小组去实地评核该医师的临床能力,必要时会拟定该医师应该加强的项目或训练。目的是在实际协助医师提升专业能力而非惩罚,所强调的是提升医疗系统的安全,而非追究个人的疏失。

在纽西兰,每年有极少的医疗人员受到惩戒。这些情况都是严重违反职业伦理规範,案件可由检察官或医事专业团体向依法设置的专门监理会提出,监理会深入调查后做出裁决。案件若属实,医疗人员将受到程度不一的惩处,如限制其执业条件、罚款、受监管或吊销执照。

医疗伤害有机会促成医病合作

纽西兰的医疗伤害补偿制度都是着重在前端,积极协助受到伤害的病家,而不是在事件演变成医疗纠纷时,才设法善后。

这种制度的最大好处,是将焦点放在可以努力弥补和预防的医疗伤害事件上。因为不必去追究医疗提供者是否有过失责任,因此医师和医院愿意坦诚告知病人到底发生什幺事,并且能够主动协助病家提出补偿申请,医病双方可以维持互相信任,也在后续的伤害复原过程中携手努力。

同时,因为这种制度将所有的医疗伤害事件集中通报和整理,也有助于医界从中检讨,持续研拟更安全有效的医疗措施和临床制度,降低医疗伤害的发生率,提高病人安全和医疗品质。

此外,不论过失的医疗伤害补偿制度,使得因医疗不幸受到伤害的病人,能在透明、容易明了和执行的制度中,获得合理、迅速、公平的补偿与支持,不需要孤军奋斗争取保障或自力救济。

相较之下,若医疗事故走到医疗纠纷,医病双方的信任已不复存在,病人听不进医疗人员的解释,而医疗人员担心被告或过失责任,也会对于告知真相有所顾虑。在得不到真相与必要的协助补偿下,病家将更为愤怒。若缺乏公正第三方专家的居中调解,最后只有诉诸法律,以讨回「公道」,导致两败俱伤。

另一方面,传统的医疗纠纷案件处理大多是由个别医师或医院与病人私下协调,除非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并送卫福部鉴定,否则伤害事故不会被通报,因此无法完整收集和分析检讨,也丧失促进病人安全和提升医疗品质的宝贵机会。

台湾与纽西兰一样都是小而美的国家,具有完善的国家医疗服务制度,并有全民健保做基础,相当具备建立类似的医疗伤害补偿制度的条件与环境。若我国有意採用,最主要的考量是医疗伤害补偿经费的财源,我认为可以稍微提高全民健保费率,为这套制度在国内的实施筹措财源,并由全民健保署统筹相关的行政事务,同时将现行的药害救济与生产事故救济一併整合。

如此一来,便足以大幅改善国内的医病关係和医疗环境,让医疗伤害的病家安心,并增进病人安全和医疗品质,实在非常值得。

延伸阅读《白色危机》:最理想的猝死年纪是八十岁左右《白色危机》:为何医疗不是一般的「服务业」?没人愿意遇到医疗纠纷:浅谈「内在调解,外在不责难」的理想处理模型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