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领牛仔》:藏在趋势科技的深厚内功

2020-06-10  阅读 647 次 作者:

《白领牛仔》:藏在趋势科技的深厚内功

2015 年 1 月 13 的台北移动互联网两岸年会 CSMIC,由小米科技的雷军当董事长,中国猎豹移动执行长傅盛说,「台湾人在趋势科技做十几年,不如来猎豹做一年」。他还在会上宣布,「猎豹将在台湾创立『猎豹创业基金』,投入一亿新台币。」

各种网路报导火速传开,乡民整个评论沸腾,居然要换成大陆人到台湾设创业基金,来鼓励台湾年轻人,而趋势科技工作十几年,不如猎豹一年。

我曾在趋势科技工作数年,刚加入时在 RD 部门,后来是资讯 IT 部门担任 PM,接下来在台湾区销售部门任职 BD(Business Development,新事业发展),再进亚太地区 Marketing 部门负责产品行销。由于横跨多个不同部门,我对趋势科技从研发部门,到实际面对客户的销售部门以及行销部门都有接触,而且範围不仅限于台湾。还在 RD/PM 时期,就经常在日本/美国/欧洲出差带领开发团队,进亚太(APAC)行销部,更是从澳洲到印度四处去做产品推广。

我的脸书上有专门设了一个趋势科技的朋友群,里面有很多还在趋势科技的前同事。针对猎豹移动这新闻,很多趋势科技的朋友,发表了多个极为中肯评论,不过这都是不公开的评论,外面看不到。

我很能理解趋势科技现任员工的为难之处,不管是员工或是公司官方,的确不适合针对猎豹移动的这番话来做评语。那幺,我就以一个前趋势科技员工身份,来说下到底谁强。

猎豹移动前身

大陆在互联网领域,有着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等俗称 BAT 的三大巨头,夹着庞大中国网民,网际网路公司的确发展成世界级企业水準。因此,一个相对陌生的「猎豹移动」公司名称,让人以为这是来自大陆强大的互联网公司,有着令人觉得行动敏捷迅速形象。

翻开猎豹移动的背景,它的前身是金山网路,为金山软件(香港上市)子公司,知名产品为「金山毒霸」。对在曾 PC 使用上有点经验的网民,立刻就有听过了。大概在十年前,中国还有许多防毒产品销售那年代,「金山毒霸」以及「瑞星」,都是大陆知名的扫毒软体(大陆称杀毒软件)。不过到 2009 年奇虎推出免费版 360 安全卫士,引爆一场防毒软体免费大战,金山被迫加入后,顿失来自「金山毒霸」软体销售来源,必须另找出路。

因此,2010 年 10 月金山安全和可牛影像公司合并而成金山网路,再改名为猎豹移动,英文名称为 Cheetah Mobile,2014 年 5 月 8 日,猎豹移动在纽约证卷交易所上市,代号 CMCM。

猎豹移动产品

了解猎豹移动是来自「金山毒霸」PC端扫毒软体,那它改名「猎豹移动」,开发什幺产品,为何四年就达到新创公司梦想,在美国挂牌上市?

猎豹移动洗心革命抛开 PC 扫毒软体业之后,的确奋发向上,是一段非常励志的公司变革成功故事。它彻底抛开 PC,拥抱移动,开发手机用的工具类,手机清理 app,就靠这 Clean Master,长期登上 Google Play 的工具类下载第一(并无 Apple 版本)。

除了 Clean Master,它还开发出手机的防毒软体 CM Security、手机浏览器 CM Browser 以及电池医生等 app。

也就是说,金山毒霸来自 PC 端的收入消失后,公司改名改方向专攻手机移动端,专注工具类 app,几年间做到全球第一,美国上市。

趋势科技产品

提到趋势科技大家就想到 PC-cillin,这是给 PC 用的盘尼西林(Penicillin),因此称为 PC-cillin。从上文金山毒霸的故事,大家应该也知道了,防毒软体基本上免费版本已经一堆了,在这产品赚不了多少钱了。这就是趋势科技真正强的地方,它营收老早就是企业级资讯安全产品佔绝大部分,对普通的消费者知名的 PC-cillin 产品,是用来打知名度的。

也就是说,透过 PC-cillin 的知名度,让公司的IT部门员工,很早就对趋势科技耳熟能详,再介绍企业级的产品,就顺理成章。这是让趋势科技在全球打开市场很有帮助,一手打消费者品牌知名度,而真正赚钱来自企业端收入。

读者也就可以理解,为何免费防毒软体的盛行,对金山造成致命打击,但对趋势科技伤不到筋骨。

企业级软体难度极高《白领牛仔》:藏在趋势科技的深厚内功

 趋势科技 2015 年亚太区业务年度会议现场。(取自趋势科技脸书)

了解了趋势科技跟金山网路的发展差别,接着介绍金山毒霸跟后续转型的猎豹移动 Clean Master,在软体难易度上的差别。

这幺比喻好了,在趋势科技的工程师,要练的是乾坤大挪移等级内功,而做在手机端跟 PC 端的软体,这像是剑法、拳法的外功。

企业级软体必须要在作业系统的底层,讲究高度可靠性、可持续性,在开发阶段工程师就要熟知网路跟作业系统底层运作,这种都是要最顶尖的软体工程师,经过多年训练,才能有这种能力。所以,你也知道为何趋势科技举办多年程式竞赛,目的就是要找熟悉软体高手中的高手。

等产品开发出来,绝对要经过测试再测试,多方验证没问题,才能够发布给企业用户。企业客户要上新软体更新,甚至要把伺服器停机,对外提供服务暂停,通常透过凌晨时间,进行系统更新。这都要事先多日安排,模拟过不同状况,才能顺利更新成功。

网路服务跟手机开发要快

企业级软体开发是「世界越快 心则慢」,在网路服务跟行动手机 app 开发,则是「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!」。

这种软体服务讲究的是快速开发,功能系统不必完整,先推出上线,再根据使用者反馈,快速修 bug,快速开发新功能。

目前所有耳熟能详的硅谷网路公司,例如 Google、脸书等,都是採用这种方法在开发产品,这也就是为何 Google 推出的服务,通通都是先标注beta,代表还在测试版,一边beta一边修改,这个beta阶段甚至可以持续数年之久。

而这些网际网路跟手机 app 服务,使用者也很习惯这样的快速开发且战且走模式,何况使用者都是免费使用,不好用也没啥好抱怨,不用就是了。

以这种快速推出的模式,软体开发的技术难度必须要降低,并套用许多现成的开发工具,才能满足。因为技术不是重点,关键的成功因素,是在于营运模式是否正确。而验证营运模式是否正确,重要指标就是使用者够不够多。这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要透过免费,有没有赚钱不重要,先抢占大量的用户,有了量自然能够找出营收模式。脸书、Google、Dropbox 都是标竿型的成功指标。

趋势科技主打的是企业级软体练出深厚内功,要沉要稳。猎豹移动是给免费给个人用户的手机 app,掌法剑法要新要快。

营收跟用户数量

趋势科技在 2014 年第三季营收为美金 275 Million(两亿七千万美金),猎豹移动为美金 78 Million (七千八百万美金, Unaudited Result),而猎豹母公司金山软件(香港上市),则为美金 137 Million (一亿三千七百万美金,RMB 852.2M)。

仅是2014年第三季的数字,趋势科技远远超过猎豹移动营收,即使加上猎豹母公司,趋势科技营收约为猎豹/金山软件集团的两倍大。

当然网路跟移动产品讲求的不是营收,许多情况甚至是公司越亏钱股价越高,这类型公司看重的是用户数量。在这方面猎豹移动的成果非常杰出,截至 2014 第三季,全球用户达到 8.6 亿,年成长高达 158%。

虽然网路跟移动公司关键在抢用户数量,营收不是重点。但流量冲高后,关键性的问题就回到它的营运模式,是不是创造出颠覆的商业模式,成为新产业霸主,能够创造出更巨大的获利。这就是 AirBnB、Uber、Dropbox 等公司成功的地方,它创造的不只是用户数量,而且是改变世界的商业模式。

回到商业模式来看,猎豹移动强项在手机 app,产品免费提供透过广告创造收入。据统计,App 的获利商业模式可归纳为四种:

    免费 app: 是的,完全免费。免费 app: 收取月租: 例如 EverNote。免费 app: 显示广告: 猎豹移动的 Clean Master。付费下载 app: 直接下载要收钱。

以 Android 市场来说,剑桥大学研究人员研究指出有 73% 的 app 都是免费,而这些免费 app 中,80% 都是靠广告。

以猎豹移动来说,靠着完全免费靠广告的模式,可以做到 2014 年第三季营收美金七千八百万,这是全球领先的顶级 app 公司成果,靠它上市绝对实至名归。接下来的挑战,就是要持续的加大下载数量,这是个以量取胜的产业。

行动互联网热潮

对软体工程师来说,趋势科技一直是台湾首选企业,因为从技术角度来看,在趋势能够锻鍊的是坚强的技术实力,里面拥有众多深不可测的软体高手,想要切磋功力绝对不缺。而以全球化来说,趋势科技更是极为杰出,总部设在日本,在日本跟美国都上市。因此趋势科技的工程师,跟跨国的团队工作是家常便饭,出差外派到日本、美国、菲律宾(全球资安实验室大本营),做短中期程式开发是正常,并在南京设有中国研发团队。再加上来自创办人张明正(我们都称 Steve)跟陈怡蓁(我们都称 Jenny)所创立独特的文化,拖鞋可乐疯狂工作疯狂玩乐,这基本上是个软体工程师超级理想公司。

论规模论实力,猎豹移动都远远不如趋势科技,但猎豹吸引软体工程师的一个重要因素,就是它所处的移动互联网行业,所谓的「站在风口上,猪也会飞起来!」。

从 1995 年至 2001 的网路泡沫,到两千年开始的移动手机 app 浪潮,软体工程师的梦想,都是做一个新创公司,网路公司或者是 app,再造一个脸书、google、Instagram、Dropbox 这种传奇,透过智慧手机所引爆的移动互联,这样的 startup 颠覆革命,就是让写程式成为热血沸腾的推动力。

猎豹移动虽然仅是提供只能在 Android 系统上,看似不起眼的系统清理,却也能做到数亿的人下载,还到美国上市。这都是乘着移动互联网的风口,飞起来的励志故事。

趋势科技是来自 PC 时代的成功,也快速跟上云端、大数据,但整个公司的主力核心,是企业数据系统背后的资讯安全。这部份在网路时代跟手机移动时代,并没有减轻它的重要性,只是从事这些领域的软件开发,对工程师来说不够「Sexy」。辛辛苦苦开发出程式架构比网路跟手机 app 更複杂,但却只是默默在企业后台运作,而不是站在硅谷舞台上接受来自创投和用户的掌声,以及能够快速抢占全球市场,带着成果到美国上市。同时,由于整个资本市场,看重的也是这些网路跟手机 app 新创企业,趋势科技股价不见成长,也让工程师看不到能够握有股票赚大钱。这可说明为何猎豹移动公司,能吸引趋势科技工程师,看的就是能不能「飞起来」。

趋势科技在网路服务与互联网投资

事实上,趋势创办人张明正在互联网上非常有尝试新科技前瞻性眼光,就在上一梯次的网路热潮(1995~2001),趋势科技董事长张明正,就在 2000 年成立子公司新网趋势,在 Linux 开源码平台,建立结合邮件、网站、电商远端委外控管平台。这一服务以现在的眼光看起来,就把它想成是个 Amazon AWS 的入门版,中小企业所有需要用到的云端服务,都在一台机器且由云端控制完全搞定。不过那时候刚好就赶上互联网泡沫末班车,新网趋势这一结合软体硬体,以及远端控管,云端服务的初级版就没有飞起来。

云端服务的真正发光发热,要等到 Amazon 跟 Google 喊出 Software As A Services (SaaS),也就是 Amazon AWS 跟 Google Apps,成为我们熟知的 Web 2.0 产业趋势,带动起云端服务的大量普及,这已经是 2009 年了。

而在这些年间,趋势科技老早就看準云端的未来,耗资三亿美金(是的,足足有一百亿台币)投入云端技术开发。这是因为 PC 版的防毒只是治标,真正要解决资讯安全威胁,还是要从源头找起,也就是在云端做拦截。在此基础之上,趋势科技在 2010 年成立了腾云计算子公司,提供云端运算建置的企业相关的技术开发、系统整合、支援顾问与教育训练等服务。

再来介绍的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家公司,GOMAJI 够麻吉的团购服务,很多人都买过。这是趋势科技创办人张明正个人投资,为主要股东之一。够麻吉成立于 2010 年,在 2015 年 1 月上兴柜,股价高达台币 200 元。

团购的营运模式大家相当熟悉,从来自芝加哥的 Groupon 带起这风潮,迅速蜂拥热遍全世界,由于进入门槛低,不管美国、大陆、台湾,过去几年间都出现无数多的团购网站。但进入容易,做大很难,这个产业考验的是如何签下有利基的餐厅或服务提供商,同时也要做大用户规模,并妥善控制财务。所以产业短期快速发展,也快速的整併,够麻吉就是最后脱颖而出的明显领导厂商。

够麻吉还有一个很特别的投资者,那就是来自联发科的投资,虽是策略性投资,持股比例不高,但由移动端设备主要晶片提供商,入股移动互联网概念股的够麻吉,这策略上的投资非常有意思。

可成立「趋势创投」

趋势科技创办于 1988,成立二十多年来一直专注定位在资讯安全服务厂商,所获得的成果也极为杰出。在台湾举办多年的程式设计竞赛,也是众多资讯科学专业学生志在必得的奖项。这些都是趋势科技超强实力,作为上市公司,也是需要持续精进以对股东负责。然而随着互联网以及移动端的兴起,对想要创业有志利用网路、移动 app 等改变世界软体工程师,以苦练程式内功的趋势科技,未必成为吸引人才的公司。

上段提到联发科投资够麻吉,再加上另一则新闻,联电投资基亚生技,取得子公司基亚疫苗 8% 股权。联发科也是属于联电集团,台湾的知名电子公司几乎都会设有自己的创投公司,投资目标当然很多跟本业有关,但也很多属于策略性投资(看中未来合作潜力),或者是财务性投资(看重财务回报)。

再举宏碁集团创办人施振荣先生为例,他设立了智融集团,投资台湾多种新创公司。许多这些投资所佔的股份都不多,甚至是属于站台鼓励性质,因为被投资的公司有了智融集团的入股,会被认为是有潜力新秀,施先生都认可来投资,对外公司形象就可以大大加分,更容易吸引其它创投公司投资。

趋势科技似乎并没有类似的创投公司,专门规划对外投资。创办人张明正与陈怡蓁,这几年花比较多的资源,在于推广艺术文化,期许科技与人文两相结合。透过趋势教育基金会,举办多场大师风格活动,例如白先勇、蒋勋等,这也对台湾文化的提升,带来深远影响。

就如同前文提到的上市公司成立创投子公司,这是大型上市公司常见作法,跟本业并不违背,例如英特尔创投(Intel Capital)就是国际知名的创投。趋势科技可以考虑成立「趋势创投」,募集基金针对全球新创团队给予投资,由于台湾是趋势科技全球研发总部,来自台湾的年轻人当然最有机会能够得到投资。

由于台湾的产业这三十年来都是以电子产业最坚强,在过去并没有产生过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,或是移动手机 app 公司,这也导致台湾的创投业(许多是电子业转投资),并不太投资台湾网路/移动 app 新创公司。没有资金进来,当然也就难扶植新创公司出头,少了成功新创公司,当然创投也就更不投,接着造成恶性循环。

不过如果是趋势科技或者是创办人张明正自己出面,这号召力绝对强悍,要募个五亿元台币资金来做创投根本不是难事。而且这样创投基金规模,放在台湾生技创投的招募,资金规模都在一亿美金部位起跳,五亿台币是相当小的规模,关键就是谁出面募集。(注: 张明正投资够麻吉,就是透过儿子张友辰代表的 Rose Star Investments)

而以趋势科技聚集了这幺多软体界梁山好汉,这样的趋势创投,是可以让有能力也有想法的工程师,可以透过投资或是育成,鼓励他们用移动互联网来改造世界,也让累积了这幺好软体开发功力的工程师,可以进军世界盃有更大舞台,也还能让趋势科技留住人才。

带动台湾软体工程师的世界盃梦

前文所述的「趋势创投」若概念可行,它可以来自趋势科技由公司成立,也可以是创办人张明正以他独特魅力号召成立,名称也许是 Rose Star Investments 或其它,但我们就先称「趋势创投」吧。

趋势科技举办多年程式设计竞赛,这是锻鍊并寻找最优秀的软体设计师,而「趋势创投」的目的,就是把这些优秀软体人才,提供创业舞台,提供打世界盃机会,提供到美国上市梦想。

以五亿台币的创投基金,可以规划出一亿台币作为新创公司早期的天使投资。在概念上,为规划提供一百个团队,每个团队一百万台币的天使投资,运作方式採用育成+天使+创投。这整个规划,都是以能够打世界盃全球运营新创团队,如果只是在台湾中午订便当系统这种小打小闹就不必参加了。

首先是育成部分,凡是对网路、云端、移动互联网等有兴趣团队(每一团队 2~4 人),都可以申请入驻育成场地,免费提供基础办公设备,并有商业模式顾问做营运模式协助。这一部分在硅谷行之有年,最知名的是 Y Combinator 开启这种育成模式,从它诞生出许多知名企业,Dropbox 就是着名毕业生。

育成中心入驻时间为三个月,并提供种子基金,这些资金是用来提供创业家基本生活开销,让他们无后顾之忧专心把程式概念原型做出来。三个月育成结束,经评选富潜力团队,则进入天使投资,也就是再给另外一笔资金,让创业团队把产品真正能运作第一版做出来,期间约在 3~6 个月。整个育成+天使每个团队收到的总金额就是台币一百万元,这部分的投资部位为一亿台币。

天使投资阶段结束后,真正能够打世界盃团队,就进入第一轮增资,由所剩下的四亿台币部位来投资,当然能够挺到这阶段团队,也会吸引外部的投资者加入。

移动互联网虽然是软体工程师创业最好选择,但是一个成功的创业,关键会是在商业模式上,技术都有办法解决。由于趋势科技的强项是在工程师,整个”趋势创投”重要成功因素,就是要拥有能协助工程师团队规划商业模式,而不仅是在技术上专研。这要具备工程师背景又熟悉互联网创业商业模式,可以根据工程师创业团队提出的构想,规划能够在全球运作商业模式,而与工程师沟通时能听懂工程师思维(若还看懂 SQL statement 就更贴心了),并解释来自商业模式使用者端需求。

除了针对新创团队的育成跟投资,还有几项新创团队都需要的基础服务,这是「趋势创投」能够大大加值。重要关键之一就是 L10N,也就是协助创业团队软体做全球语言版本。在趋势科技里面有专门团队,替所开发的软体做全球语言,(例如 PC-cillin 就是明显例子,需要推出全球版本)。这不仅是语言翻译,还牵涉到程式架构设计。老实说,能做 L10N 的团队,台湾应该也就趋势科技实力最坚强了。另外,还可以加入 App 上架、电商金流、专利规划等等,这些是每一个新创团队都将需要的服务,让育成的团队无后顾之忧,专心把商业模式所需程式码开发出。

结语

不管是公司规模、全球化强度、员工技术能力,放眼两岸软体公司,趋势科技难有匹敌对手。只不过趋势科技产品係在资讯安全领域,这是锻鍊技术的内功,并不重花俏的拳打招式。但是云端跟互联网引领的革命,快速的吸引熟悉软体的青年创业家眼光,它具备话题性、容易全球化、资源不需很多,两三个工程师也能做出全球注目的云端或移动端服务,并具备被併购甚至迈向上市的远景。

趋势科技连续举办多年程式设计竞赛,现在已经是亚太规模,共有台湾、大陆、日本与菲律宾队伍参加,这对学生队伍挑战软体技术成果斐然(现另有社会组队伍),但这还是在技术层面上的交战。如果能够有由趋势科技领军,创立结合育成+天使+创投,这绝对能够严加锻鍊台湾年轻创业团队从技术到商业模式,有实力脱颖而出的团队,就能有机会获得天使跟创投投资,一举打入世界舞台,带着自己的创业产品迈向美国上市。

台湾的年轻创业团队,我们技术水平佳,国际化接轨接近,英语能力强,以及自由开明的网路环境,这都是我们的优势。现在就差给创业团队,一个跟上硅谷的育成跟创投架构,而这环境做到并不难,资金需求也不多,政府也诸多鼓励三创,正是该掌握时代机会,一举带领台湾青年创业团队,迈向世界盃舞台。

这样的愿景你心动了吗?

上一篇:
下一篇: